中国近期奇文奇书频现,用字过于浅显易懂的《平安经》上周才蹿红,一篇浙江高考满分作文则因文风走向另一个极端,大量引用生僻字词及奇怪语句范式,本周引发中国网民踊跃打分形成两极化评价。大部分网民表示看得傻眼,纷纷惊呼“我怎么看不懂!”

这篇题为《生活在树上》的满分作文,全文上个星期天(8月2日)由浙江《教学月刊》杂志社在其微信公众号上公布。作文第一段这么写的:“现代社会以海德格尔的一句‘一切实践传统都已经瓦解完了’为嚆矢。滥觞于家庭与社会传统的期望正失去它们的借鉴意义。但面对看似无垠的未来天空,我想循卡尔维诺‘树上的男爵’的生活好过过早地振翮……”

晦涩难懂的文风并未止于此,而是贯穿这篇约800字的作文,其中提及海德格尔、卡尔维诺等多名哲学家、社会学家、作家,还有一堆普通人都不会念的生僻字。作文在网上曝光后,一石激起千层浪。

反对者认为,此文“不好好说话”,与普通人的语言世界距离太远,用词晦涩难懂,堆砌概念,有故作卖弄、炫技之嫌。有网民还将之形容是“粉饰成进阶版的八股文”,以行文的“高级感”博得阅卷老师的赞赏,不配拿满分。

不过,为作文辩护的网民认为作文旁征博引,逻辑严谨,说理到位,是一篇佳作,展现考生深厚的词汇量和阅读功底。有专家认为,这篇罕见的作文既已出现,更应鼓励;能获得满分,也体现对个性化表达的尊重和倡导。

中国著名作家马伯庸周一则在微博评论称,《生活在树上》很难用“满分作文”或“烂作文”来简单地评价。他认为,尽管文中使用的生僻词、典故和表达都用对了地方,但问题是没这个必要;作文里要表达的意思完全可用更平实、朴素的词句来组织,信息一点不会损失。“四个字来总结就是:辞不配位。”

不过,三名阅卷老师也在作文评分上出现分歧。浙江高考作文阅卷大组组长陈建新介绍,第一位老师只给了39分,后两位则打出55分高分,作文最终被审查组判为60分的满分成绩。

陈建新并高度评价这篇满分作文,形容其“老到和晦涩同在,思维的深刻与稳当俱备”。至于舆论质疑作文晦涩和难懂,陈建新毫不避讳表示不希望学生模仿,但仍认为作文所获分数“恰如其分”。

尽管如此,浙江省教育考试院工作人员周一表示,已介入处理上述作文评分事宜。《教学月刊》截至目前也已在微信上删除作文。澎湃新闻前天引述《教学月刊》员工称,删除是因浙江省高考招生工作仍在进行中,现在发布可能不是很合适。

《生活在树上》究竟是实至名归,还是辞不配位?事实上,对一篇文章的评价往往因个人主观喜好而言人人殊。对这么一篇“出格”文章的评价,更必然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,也因此才会引发目前两极化评语。

但客观而言,这篇作文确实为读者制造诸多阅读障碍,读起来相当费力。面对“嚆矢”“振翮”“肯綮”“玉墀”“祓魅”“婞直”“孜孜矻矻”等冷僻字词,不时就须翻查一下词典。

这篇作文在冷门词汇和名人名言的使用上,确实“创意”玩过了头。实际上,公认文章大家的写作风格大多平实晓畅,让人一眼就能看懂,从不故作高深。北宋大文豪苏轼就曾批评“好为艰深之辞,以文浅易之说”的风气,至今仍然在理。

另一方面,《生活在树上》不仅得到满分,还得到公开表扬,预计将产生非常强烈的示范效应。被当局拿出来做范例进行宣传,实则是一面“双刃剑”,在体现阅卷团包容多元可能性的同时,也无可避免向未来考生释放阅卷团喜好这种文风的信号,诱导他们模仿已受到认可的“《生活在树上》模式”。前几年就有高考作文曾以文言文写获得满分,随后几年中就引发文言文模仿。

为避免《生活在树上》可能造成单一性示范效应,有评论认为当局应考虑公布更多高分作文、满分作文,让考生知道好作文不应该只有这一条路。

上有所好,下有所趋,如果当局不能很快澄清立场,相信明年高考作文将收获更多用晦涩表达和生僻字词的“《生活在树上》们”。